亮睛工程先天性白內障第七批救助對象

作者:xgxima2014 來源:未知 時間:2017-08-07  點擊:
光明行丨亮睛工程先天性小兒白內障第七批救助對象
 
有這樣一群孩子,他們生下來就注定被黑暗包圍。
 
有這樣一群孩子,他們從來沒看清過爸爸媽媽的臉。他們哭鬧,他們掙扎,他們懼怕陌生人,他們就像迷失在沒有星光的黑夜里,沒有方向感和安全感。11月15-16日,亮睛工程第七批先天性小兒白內障患兒抵達深圳希瑪林順潮眼科醫院,開啟了他們的復明之路。
 
“我們原本打算送他去盲校”
 
6歲的小正來自廣東陽春的偏遠山區,出生后即確診為先天性白內障。
 
小正來
 
小正和他的媽媽屬于典型的家族遺傳性先天性白內障,家族里三代人都無法逃脫這個“基因魔咒”,目前已知至少有10個家族成員都患有先天性白內障,其中還包括亮睛工程先前救助的第六批光明行患兒小興嘯。
 
小正來
 
小正媽媽的大哥和弟弟都是先天性白內障,由于小時候家境窘迫,醫療條件也不好,兄妹三人沒能及時接受治療,導致現在的視力都非常差。
 
雖然小正的媽媽視力不好,但因為孩子的爸爸必須出去打工維持家用,小正的媽媽還必須在一片模糊中操持家務,照顧年邁多病的家公家婆和兩個孩子,閑下來的時候,她便為兒子高昂的治療費用發愁,這讓80后的她看起來比同齡人略顯得蒼老。
 
由于白內障的緣故,小正還沒能和別的小朋友一樣上幼兒園,已經6歲他現在連一句普通話也不會說。出去散步時,缺乏安全感的小正走路時需要緊緊抓住媽媽的手。看電視里播放的卡通片時,小正必須靠近電視機上才能看清畫面。媽媽說,當他們看到小正的視力越來越差,原本已經做好了送他去廣州上盲校的打算。
 
小正來
 
直到8月份,亮睛工程第六批光明行患兒小興嘯在深圳希瑪林順潮眼科醫院接受完治療回到陽江家中,小正的媽媽前去看望,這才知道了亮睛工程光明行活動的免費救助消息。
 
“小孩出生的頭兩年,我就沒有睡過一天的安穩覺”
 
小正來
 
這對年僅2歲7個月的雙胞胎來自山東菏澤,哥哥大寶和弟弟小寶在一歲的時候被確診為先天性白內障。
 
大寶和小寶的誕生本來不在爸爸媽媽的計劃范圍之內,但由于媽媽的身體不好,只能勉強生下來。沒曾想,這一胎卻一下子帶來了兩個大胖小子。兩個小寶貝的到來原本是件值得高興的事,然而天有不測風云,就在孩子四個月的時候,媽媽發現兩個孩子的眼睛有小白點,看東西的眼神也不對,眼球還有微微震顫的感覺。這次偶然的發現卻讓夫妻倆心理犯起了嘀咕。
 
等到小孩長到一歲,媽媽又發現小孩一直瞇著眼、歪著頭看人,看東西要拿得很近才看得清楚,眼睛里的白點也越遠越明顯,他們只能帶著小孩到縣里咨詢。最終在縣醫院醫生的口中他們得知,兩個小孩都患了先天性白內障。這個晴天霹靂般的消息讓小兩口突然沒了主意。
 
大寶、小寶的爸爸掌握著一門電焊的手藝,長期的輻射灼傷讓他的皮膚看起來格外黝黑。為了給小哥倆治病,他只能放棄工作,在各大醫院奔走,希望早日把小孩的眼睛治好。但一個小孩高達數萬元的醫療費用讓這個山東漢子有些承受不了,加上今年小孩的爺爺突發腦梗,又花去一大筆費用,一家人可謂無助到了極點。這個山東漢子唯有每天在嘆息聲中度過。
 
漸漸地,兩個小孩的視力越來越差,到了晚上,經常是一個接一個的哭鬧。媽媽坦言,在小孩出生的頭兩年,她就沒有睡過一天的安穩覺。而因為兄弟倆的白內障問題沒有遺傳的因素,媽媽認為是自己懷孕的時候身體太差,又吃不下東西,以致于沒能給肚子里的寶寶提供足夠的營養。于是媽媽經常在心里責怪自己,然后一個人偷偷地掉眼淚。
 
小正來
 
2016年8月份,大寶和小寶的爸爸媽媽在網上得知了亮睛工程光明行活動免費救助的消息,并第一時間發來了申請。經過核對,大寶和小寶最終成為第七批救助對象。11月16日,經過30個小時的長途跋涉,大寶和小寶一家抵達了深圳希瑪林順潮眼科醫院,開始接受治療。
 
亮睛工程第七批先天性小兒白內障患兒經過深圳希瑪林順潮眼科醫院的醫生治療之后,視力也得到了恢復,看到孩子們久違的微笑,我們覺得肩膀上的重擔更加的重了,因為在貧困地區還有很多和他們一樣的孩子在等待我們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