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有病人就去哪!港醫林順潮的北上辦醫之路

作者:xgxima2014 來源:南方日报 時間:2017-08-07  點擊:
哪里有病人就去哪!港醫林順潮的北上辦醫之路
內地首家港人獨資醫院——深圳希瑪眼科醫院。南方日報記者 朱洪波攝
 
在香港,林順潮這個名字可謂家喻戶曉:知名眼科醫生,找他看眼病的有范徐麗泰、伏明霞、劉德華等許多政商界名流及影視體育明星,他就是香港醫療界一張響亮的“名片”。
 
2011年,林順潮北上深圳準備創業辦醫,開始了他深港雙城的生活。
 
2013年3月20日,林順潮飲下“頭啖湯”,創辦的內地首家港人獨資醫院——深圳希瑪林順潮眼科醫院正式開業(以下簡稱“深圳希瑪眼科醫院”)。
 
4年多來,希瑪眼科醫院不僅為深圳帶來與國際接軌的醫療水平,其以病人為中心的優質服務也逐漸贏得了好的口碑。多年來,在深圳市衛計委通過第三方機構進行的醫療衛生公眾滿意度調查中,希瑪眼科醫院一直高居深圳社會辦醫院公眾滿意度的榜首。
 
目前,包括希瑪眼科醫院在內,深圳已有6家港資獨資醫療機構,另外5家為港資獨資門診部。無疑,深圳希瑪眼科醫院已成為深港醫療合作的典范,也成為港醫北上辦醫的范本。林順潮認為,如果自己能成為一個成功的案例,那么將帶動更多香港醫生北上。
 
今年8月,希瑪林順潮眼科醫院北京分院即將開業。林順潮的計劃是,未來5年,要在內地一線城市成立10間希瑪眼科醫院。
 
醫療不是普通商品
 
“仁心仁術就是要真正關心病人”
 
7月的一個周五下午,劉芯(化名)帶著她60多歲的婆婆羅阿姨走進了深圳希瑪眼科醫院院長林順潮的診室。
 
前段時間,羅阿姨眼睛痛,看東西也有點模糊。在一番檢查后,羅阿姨眼睛的圖像被傳送到林順潮辦公桌的電腦上,通過寬大的顯示屏,他用手指著眼球告訴羅阿姨和劉芯,“婆婆眼睛的整體情況還算比較好,沒有青光眼,但有遠視,主要問題是晶體不透明,眼底有黃斑,晶體上也有一些色斑,可以考慮做一個白內障手術或3個月后再復查一次。”
 
清楚介紹完羅阿姨眼睛有哪些問題后,旁邊的助理遞給林順潮幾張關于白內障、黃斑、青光眼的科普宣傳資料,他一邊向病人和家屬解釋白內障手術的做法,手術會有什么影響等關鍵問題,一邊用筆在科普資料上圈出重點。在耐心回答病人和家屬提出的各種問題后,林順潮把科普資料遞給她們,要她們回去好好看一下,了解這些眼健康知識。
 
記者發現,每接診一個病人,林順潮都會非常耐心地解答病人和家屬的疑問,不僅鼓勵病人,給病人信心,還會不時地表揚家屬。比如,看到劉芯非常關心她婆婆的眼病,他就對婆婆說,“你的媳婦真孝順”。簡單的一句話,改變了診室的氣氛,讓病人和家屬都輕松了下來。
 
“醫院的服務讓病人滿不滿意主要在三方面,一是從醫學角度給予病人準確的診斷和治療方式;二是要以病人為中心,所有的服務都是為了解決病人的問題;三是要與病人有很好的溝通,讓病人在就醫過程中沒有那么痛苦。”林順潮說,醫病更要醫心,“仁心仁術就是要真正關心病人。”
 
林順潮說,他從來沒把醫療看成是普通商品,“它要有關愛的成分”。在他的手術室里,有一個特別的提板。每一次手術,他都會在提板寫上患者的名字。每隔一陣,他都會呼喚患者的姓名,詢問患者痛不痛。
 
“其實都是明知故問。”林順潮說,眼部局麻的情況下,手術刀觸碰到眼睛沒有動,肯定是不痛的,不停跟他說話,是在消除患者的緊張心理,“多些溝通,醫患矛盾就會少很多。”
 
如今,林順潮過的是典型的“雙城生活”,每周一到周三,在香港林順潮眼科中心工作。周四至周六,在深圳希瑪眼科醫院坐診、做手術。在手術日,他一天大概要做10至15臺手術,一年要做超過1000臺手術,其中有一半是疑難病例,不少是從全國各地慕名前來。
 
“內地的病例、病情比香港遇到的復雜很多,在內地的鄉鎮、農村,設備、醫生經驗都不如發達地區,缺乏最好的環境,因此疑難眼病特別多。”林順潮說,北上辦醫對醫生的技術及水平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林順潮表示,希瑪眼科醫院創辦的初衷就是為內地百姓提供與國際接軌的治療——在美國能治的病、能做的手術在深圳也可以做得很好。
 
剛開業時,醫院的顧客大多來自外地:一部分是香港人,另一部分是來自內地各地的疑難眼病患者。如今,這家醫院與國際接軌的醫療水平、以病人為中心的優質服務廣為深圳人所知,深圳居民門診就診占比近八成,本地手術患者占六成。
 
香港名醫辭職北上
 
“哪里有病人就該去哪里”
 
時光倒流回2011年。CEdivA(內地與香港《關于建立更緊密經貿關系的安排》)補充協議7正式實施,首次允許港澳醫療機構可以獨資形式在廣東等5省市開辦醫院。消息讓深圳河對岸的林順潮大為振奮,他感覺,自己的機會來了。
 
“內地不但有公立醫療服務,也鼓勵私立醫療服務發展,雙軌并行,互補不足。”身為全國人大代表,林順潮早已捕捉到內地醫改的動向。
 
那一年,林順潮52歲。
 
在外人看來,當時的他已經功成名就——亞太地區眼科界的領軍人物,擔任香港中文大學眼科及視覺科學系主任、香港眼科醫院醫療部主管,身兼多項要職,拿獎拿到手軟,科研多次創下世界第一&hellidiv;&hellidiv;但他卻在可以坐享其成的年紀,毅然跟學校和醫院提出辭職。
 
“當時我處于一個舒適區,離開這里,確實會面對很多風險和不確定的因素,未必能成功。但是,作為醫生,應該是哪里有病人就去哪里。”談及當時的決定,林順潮仍不后悔。而他希望服務更多有需要的病人。
 
早在1997年,林順潮就參與了健康快車香港基金的活動,為內地貧窮的白內障患者免費施行復明手術。隨后,他又創立了光明行動護眼基金和亮睛工程慈善基金,在內地進行防盲、治盲、除盲的社區及扶貧服務,接觸了大量飽受眼疾折磨的病人。
 
彼時,香港的醫療系統已漸趨成熟,公立醫院與私立醫院齊頭并進。林順潮認為,到內地去辦醫,反過來還能給香港帶來新的資源,刺激醫療行業繼續發展。“北上辦醫,如果可以辦一家獨資醫院,以香港的管理方式為主導,并融入切合內地的需要,這就是一件值得全心投入的工作。”林順潮說。
 
他先后到北上廣深考察,最終把醫院定在了深圳。“深圳是改革城市,很多事情都先行先試。”林順潮解釋道。另外,深圳靠近香港,居住在香港的醫生往返也非常方便。
 
然而,在深圳籌建醫院的過程中,林順潮遇到了和其他港人門診部投資者一樣的難題,那就是選址。由于《深圳市2010—2015年醫療機構設置規劃》和《深圳市醫療機構選址指導意見》對醫療機構的選址和大小等有相關規定,整整用了一年時間,林順潮才和同學、同事、家人集資買下了位于車公廟盛唐大廈一、二樓的物業。此后,為了做物業環境、污水處理、消防處理的評估,又折騰了好幾個月。終于,經過兩年的籌備,2013年3月20日,內地首家港人獨資醫院——深圳希瑪林順潮眼科醫院正式開業,這也是CEdivA在深港醫療合作上結出的碩果。
 
哪里有病人就去哪!港醫林順潮的北上辦醫之路
 
機遇與困難并存
 
深圳向優質稀缺資源降“門檻”
 
看到希瑪眼科醫院等民營醫療機構在選址時遇到的困難,深圳進一步開放社會資本辦醫的大門,尤其是向高端優質稀缺資源降低“門檻”。2013年5月29日,深圳市衛計委正式出臺了《深圳市醫療機構選址指導意見(2013版)》,大幅放寬了辦醫距離的限制——過去要求專科醫院之間的距離要有3000米,綜合醫院要有2000米,全部縮短為1000米。隨后,又取消《深圳市2010—2015年醫療機構設置規劃》和《深圳市醫療機構選址指導意見(2013版)》對醫療機構間的距離限制。這被視為對民營醫療市場“開閘”,而深圳也成為國內社會辦醫環境最好的城市之一,帶動卓正醫療、美中宜和等一批國內社會辦高端醫療機構紛紛進入深圳。
 
在公立醫院和私立醫院的服務定位上,香港與深圳存在差異。在香港,私立醫院和私人診所提供更高端和個性化的醫療服務。而在深圳,優質的醫療資源均集中在屈指可數的幾家三甲醫院,老百姓普遍對民營醫療機構欠缺信任。不同的生存土壤,讓追求品質的林順潮在創業初期感受到巨大的壓力。
 
在香港,許多政商界名流、影視體育明星均是林順潮的顧客,在他個人名氣的帶動下,其位于中環的眼科中心在香港名氣很大,不愁沒有病人。然而,進入深圳后,“酒香仍怕巷子深”。雖然大部分的患者仍是沖著他的名氣而來,但其個人的知名度并沒有帶動整個醫生團隊的名氣。最初兩年,希瑪眼科醫院在內地的知名度仍不高,醫院的創收也大部分來自于林順潮本人。
 
內地患者的就醫習慣也給醫院發展帶來了不小的阻力。香港的私人醫療服務主要是商業保險買單或者病人自費,而在內地,被納入醫保的定點醫療機構更容易受到患者的青睞。希瑪眼科醫院開業一年多,一直未能獲批成為醫保定點醫院,相對地影響了部分市民就診的積極性。按內地相關規定,新開設的門診部在無違規行為前提下運行一年后,才有資格申請使用醫保。
 
在逐漸融入深圳發展的過程中,林順潮提出希望將醫院納入醫保定點單位的要求。深圳對希瑪醫院給予政策“松綁”,2014年7月25日,該院正式成為深圳居民醫療保險定點醫院,深圳市民可持醫保卡就醫。“持醫保卡就醫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病人的經濟負擔,會帶來門診量的增加。”林順潮說。目前,醫院醫保和自費的病人占比分別為30%和70%。
 
診療模式接軌國際
 
“市民和政府,都給我們打了高分”
 
希瑪眼科醫院開業后,為深圳民營醫療服務市場帶來了新氣象。
 
林順潮的目標是醫院不僅要在醫療技術上處于國際領先水平,還要是一所具有真正“港味兒”并與國際標準接軌的醫院。“我要把香港國際化診療體系中的精髓復制到深圳,從香港和海外引入資歷深、技術高和經驗豐富的眼科專家,配備設施齊全的國際化標準眼科手術室,不論是認證、儀器、設備和管理,都力求與國際接軌。”醫院采用預約就診、免約并行的就診模式,既為患者的分診及檢查縮短就診時間,又滿足了臨時求診需求;采用門診掛號打包、手術打包收費模式,為內地醫改提供成熟的經驗參考。
 
“剛開始有一部分人不太理解和接受這種服務和收費模式,覺得有點貴,但病人逐漸了解到門診打包收費包含了5項基礎檢查的費用和醫生診查費,便會認為這種模式更便捷,收費也更透明。”林順潮說,雖然開始也有過水土不服,但最終還是將“預約先行·免約并行”“眼科全科·專科診療”“打包收費”“日間手術”四大香港服務模式引到了內地。
 
林順潮說,“在香港,醫生和律師、工程師一樣,是被尊重的。”他主張,醫生應該有與之相匹配的社會地位和高收入,而不應該靠收紅包或以藥養醫來提高收入。因此,他高薪聘請具有國際醫療理念和手術操作規范的醫生,實行定薪制,嚴禁醫生收紅包和以藥養醫。
 
“要找到好醫生是個挑戰。”林順潮說,在人才招聘方面,醫院初期就遇到了很大困難。內地優秀的醫生都在公立醫院,由于多點執業未放開,這些醫生很難放棄“鐵飯碗”到民營醫院工作。
 
如何解決這一難題呢?林順潮很快轉變了思路——并不致力于招聘有經驗的名醫,而是著力建立自己的醫療培訓體系,把有一些基礎的人才培養成符合醫院要求的員工。他告訴記者,開業4年來,醫院逐漸打造了一支希瑪特色的醫生團隊,“我希望未來希瑪的平臺和培訓科研體系,可以給更多的醫護人員有益的發展空間。”林順潮說。
 
希瑪眼科醫院在深圳也逐漸贏得了口碑,醫院開業不到10個月便實現了收支平衡,年門診量也從2013年的不足萬人次上升到2016年的逾4萬人次,而住院病人和手術量也不斷增長。
 
值得一提的是,多年來,在深圳市衛計委通過第三方機構進行的醫療衛生公眾滿意度調查中,希瑪眼科醫院一直高居深圳社會辦醫院公眾滿意度的榜首。今年初,該院醫保信用以191.83的高分成功獲評AAA級榮譽單位,這是市醫保信用評定的最高等級。“無論是病人還是政府,都給我們打了高分。”對于這個成績單,林順潮非常滿意。
 
深化深港醫療合作
 
“港醫北上,深圳是優選地”
 
作為飲下“頭啖湯”的人,林順潮經常被他香港醫療界的朋友問“在深圳有沒得做”。
 
“香港醫療界很關注內地發展。”林順潮說,“如果沒有CEdivA,我也不會進入內地開辦醫院。”深圳希瑪眼科醫院開業4年來的發展實踐顯示,港人醫院順利融入到深圳的醫療體系中,同時也給內地帶來了專業化程度更高的服務。
 
目前,包括深圳希瑪林順潮眼科醫院在內,深圳已有6家港資獨資醫療機構,另外5家為港資獨資門診部。林順潮認為來內地辦醫的香港醫生還是不夠多。“北上辦醫的成本很高。”林順潮分析。為吸引更多港醫北上辦醫,他希望政府在稅收、人才流動等政策上讓民營醫院與公立醫院站在同一起跑線上,引入良性競爭。另外,他希望內地和香港藥物可以互通,方便內地患者使用更先進的藥物治療。并建議提供更多的商業保險條件,減輕病人看病的經濟負擔。
 
如今,CEdivA升級,尤其是在粵港澳大灣區正式進入國家經濟發展戰略層面的大環境下,深港醫療的合作交流將踏上新的臺階。林順潮認為,這將為香港醫療界提供更多到內地辦醫的可能性和機會。大灣區發展潛力巨大,交通大動脈打通后,港醫北上成本會大幅降低。同時,高端人才集聚的前海也是北上辦醫的優選地,不僅有稅收政策優惠,交通優勢更是明顯,適合發展高端醫療。此外,深圳市政府先后出臺多項政策,積極扶持社會資本舉辦醫療機構。在他看來,港醫、港資應加緊把握“窗口期”優勢,搶占先機。
 
林順潮認為,如果自己能成為一個成功的案例,那么將帶動更多香港醫生北上。“眼科有可能,那么別的科室都應該有可能,如果能夠多些人(香港醫生)來,對國家的醫改政策也是極大的支持。”
 
今年8月,希瑪林順潮眼科醫院北京分院即將開業。“高鐵通了,去北京只需8個小時,睡一覺就到了。如果我們去北京能成功,將會考慮在全國范圍內發展。”林順潮說。他的計劃是,未來5年,要在內地一線城市成立10間希瑪眼科醫院。
 
本文轉載于南方日報,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系本站進行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