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醫藥合璧 針灸輔助治療眼疾

作者:趙建浩、李睿、陳理佳、林順潮醫生 來源:信報 時間:2013-08-30  點擊:
  針灸歷史源遠流長,至今已有二千多年歷史,是中醫學中一個十分重要的組成部份。其獨特的理論和顯著的療效,深受海內外醫學界所矚目,其中亦有使用在眼科臨床治療上。
 
  林順潮醫生所接受的是西醫專業培訓,但對中醫或其它種類的治療皆持開放態度,近10年來參與了不少中醫藥包括針灸治療眼疾的研究。他於2003至2012年在任汕頭大學· 香港中文大學聯合汕頭國際眼科中心(JSIEC)院長期間,設立了中醫眼科中心,其中一個重點項目便是針灸。林醫生自2004年起聯同趙建浩中醫師在JSIEC展開針灸對治療兒童弱視的研究,選取了五個獨特穴位組合運用於不少病人身上並作出系統研究,結果顯示針灸對於治療弱視有明顯效果。該項研究更先後發表於兩份國際領先眼科醫學雜誌(圖1)。2004年至今,已有數以萬計病人在JSIEC接受針灸治療,現時針灸療法在JSIEC以至中國大陸,均已廣為病人接受。
 
眼科醫學雜誌
(圖1) 林順潮醫生指,現代醫學,只要能醫好病人的就是好醫學,有時甚至需要中西合璧才能達至最佳的效果,關鍵是要以驗證為本 (Evidence-Based)。林醫生手持的是兩篇發表於國際權威眼科雜誌Archives of Ophthalmology 和 Ophthalmology (美國眼科學院官方雜誌),有關「針灸輔助治療弱視」的研究報告。
 
  什麼是針灸
 
  遠古時期,人們偶然被一些堅硬物體碰觸到身體表面某個部位時,竟意想不到地出現疼痛減輕的現象,於是便開始有意識地用一些尖利物來刺身體某部位,以減輕病痛,達到治療目的。針灸是一項古老而傳統的治療方式,屬於物理性治療,操作非常簡便。當針刺入體表皮膚特定部位(稱之為睮穴),受針者會感覺到酸﹑麻﹑脹痛及瞬間尚可忍受的輕微刺痛(中醫稱之為得氣),以激發﹑調動其自身的調整功能,促使疏通經絡﹑調和氣血﹑平衡陰陽來改善﹑糾正機體紊亂的功能狀態,使之趨於正常,從而達到治療疾病與恢復健康之目的。
 
  針灸治療眼疾的理論基礎
 
  體表與內臟的聯繫
 
  生物進化離不開神經系統,神經系統的作用包括接受、傳導、處理和綜合資訊。從低等的無脊椎動物進化到高等的哺乳動物,都是由神經分佈於相應的體壁同時支配相應的內臟器官。從胚胎學(Embryology)來看,皮膚與中樞系統均來源於外胚層,皮膚神經末稍分佈複雜,並表達多種激素和相關受體,這種特性意味著皮膚與神經內分泌可能存在某種內在聯繫。簡略地說,皮膚有獨立的內分泌系統;毛囊皮脂腺分泌各種細胞活性物質。研究表明,針灸刺激可以引起活性物質的釋放,產生機體多功能系統的調節效應。
 
  傳統中醫理論
 
  傳統中醫理論認為,健康有賴於維持體內動態「陰陽」平衡。「陰陽」失衡會導致體內「氣」機受阻,引起疾病。針灸可「打通受阻的「氣」機,重建「陰陽」動態平衡,繼而起到治療作用(圖2)。

傳統中醫
(圖2) 趙建浩醫師指,針灸源遠流長、安全、可靠。透過打通受阻的「氣」機,重建「陰陽」動態平衡,繼而起到治療作用。所有刺針皆用完即棄,絕不會交叉感染。
 
  西醫角度
 
  從現代西醫的的角度來看,針灸可能的治療機理(Possible Mechanisms)是通過刺激中央神經系統(Stimulate CNS)相關腦部皮層區域(Brain Cortex),從而控製化學物質(Chemical Substance)與荷爾蒙(Hormone)釋放致患病的器官(Treat Diseased Organ)起治療作用。就治療眼疾而言,針灸可能有以下幾方面的作用:(1)刺激和調節視覺傳導通路的活動;(2)促進和改善大腦和眼部的血流,包括脈絡膜血流;(3)免疫調節,和(4)增加視網膜神經生長因數(Nerve Growth Factor)的生産。
 
  現時針灸在多個西方國家已備受重視,更開展了多項研究。有研究結果顯示,通過功能性核磁共振(MRI)可以證明中國古老的治療眼病的針灸穴位與西方醫學描述的腦視覺中樞有對應性,當針灸刺激位於足外側與視覺相關的穴位時,功能性核磁共振可以觀察到枕葉視中樞有興奮現象(圖3摘錄自ProcNatlAcadSciUSA.1998;95:2670-2673.)。
功能性核磁共振(MRI)腦素描
圖3A 為功能性核磁共振(MRI)腦素描,可見(a) 影像刺激和 (b) 穴位式刺激對視覺皮層(Visual Cortex)所產生的活化作用一致; (c)在非穴位做針灸,則只能產生不規則的反應。說明如刺到與視力相關的穴位。


圖3B中腳趾尾外側的VA1穴時,則可刺激整個中樞及視覺神經系統,產生與視覺想關的反應。此研究為應用針灸治療弱視提供了依據。

 
  針灸輔助治療弱視
 
  穴位的選取
 
  跟據傳統中醫理論來說,針灸治療弱視的基本原理,就是通過激發經氣的調整功能,來調節腑臟的功能狀態。基本治則為補益腎陽、醒腦明目。治療弱視時所選取的五個穴位,其中四個屬於「陽經」(YangMeridians)(圖4):
 
陽經  陽經
(圖4) 弱視從陰陽學說角度看,屬「陽氣不足」,所以除「百會穴」外,其餘四個所選取的穴位皆屬「陽經」 (Yang Meridians);而「百會穴」則用於調節平抑陽經的過亢,從而達到陽中之陰陽平衡。

 
  (1)頭部眼周的「攢竹穴」
 
  (2)小腿下方的「跗陽穴」
 
  (3)經外奇穴的「太陽穴」:太陽穴為經外奇穴,是有奇特療效的穴位,它位於面部三叉神經的分支動眼神經節點的附近處,可支配眼部;而攢竹和太陽穴位則是眼病的常用穴。
 
  (4)手陽明大腸經的手部虎口上的「合穀穴」:合穀穴位是保健穴,合穀頭面收,也包括眼部。
 
  (5)督脈的「百會穴」:百會穴位為督脈,以其頭部的督脈百會穴調理上述針灸作用的陽經四個穴位可能產生的陽經氣過亢,從而以調節全身整體的陰陽平衡。故相對陽氣不足,整合可起到補陽益氣而達身體的陰陽相對動態平衡作用。

  臨床研究
 
  2006至2009年期間,中文大學眼科及視學科學學系及JSIEC聯合進行了兩項臨床研究,為171名弱視兒童提供治療;研究將病人分成兩組,一組3至6歲,另一組7至12歲,分別以針灸作為輔助治療或另類弱視療法。結果顯示:
 
  對3-6歲組,針灸作為輔助弱視治療能提升整體治療效果︰
 
  (1)針灸使患者視力比無針灸患者額外增加1行,即~17%的額外視力提升空間;
 
  (2)針灸使治癒率從單純戴鏡的14.6%提升至戴鏡加針灸的57.5%;
 
  (3)療效能持續,經久而未見視力反彈。
 
  對7-12歲組,針灸治療較遮眼效果為佳︰
 
  (1)針灸使視力較遮眼有多0.4行(即6%)的提升空間;
 
  (2)針灸使治癒率從戴鏡加遮眼的30%提升至戴鏡加針灸的42.1%。
 
  此研究先後發表於兩份國際領先眼科醫學雜誌(見圖1)。針灸輔助治療弱視所得的研究結果不僅為弱視童帶來喜訊,亦為其他眼疾治療帶來重大啟發。中大眼科於2008年邀請趙建浩中醫師來港,開展以針灸治療其它眼疾的研究。有病例顯示,除弱視外,針灸對其它眼疾亦有一定的療效。可使用針灸輔助治療之眼疾主要包括:
 
  弱視
 
  乾眼症
 
  因佩戴隱形眼鏡引致的敏感性結膜炎
 
  眼角膜緣幹細胞缺損
 
  青光眼虹膜炎
 
  黃斑手術後出現的視野盲點
 
  眼瞼痙攣
 
  針灸的安全性
 
  資料充分顯示,針灸總體上是安全的,極少有禁忌症或併發症。將針刺入皮膚是最常見的應用形式,可與皮下或肌肉注射相比較,針灸時產生的痛楚雖然因人而異,但一般來說痛楚輕微,即使3歲兒童亦能接受(圖5)。儘管微乎其微,但針灸還是有潛在的風險存在,如極少數病人因極度緊張和饑餓狀態下會出現暈針。而對有關感染問題,則使用一次性針灸針具以預防感染,嚴格執行消毒和無菌操作。此外,有時可能在拔針後會有微量出血或有皮下瘀腫。對於出血,及時按壓擦拭後即可解決;對於皮下瘀腫,一般6個小時內便可自行消散。
針灸的安全性
(圖5) 李睿醫師指針灸時產生的痛楚雖然因人而異,但一般來說痛楚輕微,即使3 歲兒童亦能接受。
 
  1997年11月,美國國立衛生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就起源於中國的針刺療法舉行了聽證會並發表了以下聲明:
 
  (1)根據目前的資料,對化療引起或手術後發生的噁心嘔吐,針刺肯定有效;對多種痛症的療效也是確切的,包括手術後痛、月經痛、網球肘、纖維性肌炎等等。對戒煙、藥物成癮、中風後遺症、骨關節炎、頭痛、哮喘等也都值得應用。
 
  (2)在大多數情況下針刺是有效的,無效者為少數。
 
  (3)針刺療法的不良副作用極為少見,是其優點之一。

  結語
 
  西方醫學與傳統中醫看似南轅北轍,但經研究人員多番努力,陸續證實以中西醫學結合醫治某些疾病,可發揮更佳治療效果。對於一些目前難以用常規療法治癒的眼疾,針灸或許能為患者提供另一種治療的途徑。展望在不久的未來,我們可以更深入研究針灸療效的機理,尋求突破,中西合璧,為病人提供適合的療法,達至更佳的治療效果。